快捷搜索:

荐书:《酥油》

源于朋友的推荐,我通读了江觉迟自传体小说《酥油》。很朴素真挚的一本书。

图片 1

酥油》的作者江觉迟是一个酷爱旅行的女子,和其他人一样对西藏充满了向往。偶然的一次机会,觉迟受活佛多农喇嘛所托,到藏区支教,寻找散落在草原的孤儿。雪崩、泥石流……每发生一次自然灾害,草原上就会多一些孤儿。喇嘛寺庙想为这些孤儿办一个学校,而觉迟也格外想到麦麦草原看看那些孩子,凭借一己之力改变孩子们的命运。然而,入藏的苦难是觉迟没有想到的。麦麦草原是一片与外界隔绝的原始草原,冰川与森林共存,而觉迟却在这里工作了整整五年。首先面对的是饮食问题,从天天吃水果蔬菜到一直吃糌粑酥油,身体出现了反应。其次是睡在牧民的大帐篷里,下雨天会漏雨,难以入睡。再次就是洗澡问题,住在集体大帐篷里,一个妻子和若干个丈夫,还有一大堆孩子,想洗澡是不可能的。因为饮食不适,觉迟患了胃病,贫血也愈加严重,不得不经常回汉地治疗,甚至迫不得已的离开草原。每次离开,觉迟的内心是孤独和纠结的,因为她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草原,回到那些孩子身边。

阅读中我一次次发问,一遍遍疑惑:觉迟,你到底是怎样的女子,是怎样的坚强与力量,促使你义无反顾去了那里,更令我纠结的是,你竟然可以坚持下来,我真的替你不能忍受。

一个来自安徽的姑娘,如同藏区的梅朵,留在了麦麦草原,这个远离故土的地方,载满了梅朵美好记忆的地方。

图片 2

不是怯懦,而是从小在内地长大生活工作的我们,习惯了现代文明的我们,住惯了房子吃惯了粮食和蔬菜的我们,哪怕精神上可以忍受和接纳原始藏区的落后,但是身体却无法适应高原环境的严酷和过于粗糙的饮食。

她的命运被来自藏区草原的多农喇嘛改变了。洪水、泥石流、雪崩等自然灾害时常发生,草原上便会多些孤儿,喇嘛的寺庙便想建一所学校,教育这些孤儿,仿佛是上天的安排,梅朵这样一个汉地姑娘却有了和麦麦草原解不开的羁绊。

《酥油》这本书是觉迟根据自己在麦麦草原的支教经历写成的,女主人公叫做梅朵,一个好听的藏族名字。

西藏,曾是多少怀有梦想,追求不凡的男女追梦的地方。我们向往那里神奇美丽的异域风光,想去那里看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因为熟悉的地方已没有景色。

真正地深入草原生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她不会说藏语,天天吃糌粑,干燥缺油;睡觉时如若下雨,则要一边打伞一边睡觉,不然会被淋湿;草原地区最难解决个人卫生问题,梅朵就这样在麦麦草原生活了五年,为了那些孤儿,也为了那个叫月光的草原汉子。

梅朵为了寻找草原上的孤儿,学会了骑马。为了带走益西医生家的小男仆阿嘎(在同父亲逃往尼泊尔的途中走散的“孤儿”),梅朵与月光(康巴汉子,梅朵在藏区支教时的“助手”)打算翻过雪山去找益西夫人的哥哥(嘎拉活佛),请他出面说服益西夫人放出阿嘎,但是遭遇了雪崩和泥石流。一条巨大的白色长龙,腾云驾雾般的飞驰过来,所到之处,丛林和山体被埋没。沙土俱下,形成巨大的泥石流,奔腾咆哮着。在活佛的帮助下,他们成功的带走了阿嘎,阿嘎可以走进课堂读书了。

我们享受地听着《高原兰》或是《高原红》,在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红遍大江南北的情诗里,我们寻找感情的慰藉和共鸣。我们小资地想象青稞酒和酥油茶的味道,那上面被我们涂抹多少浪漫和诗意,似乎那是我们的另一天堂。

月光,本名东月,是多农喇嘛为梅朵找来的草原向导。在月光的配合下,他们找的孤儿越来越多,从嘎拉到小尺呷,那些孤儿来自不同的草场,但是他们都是梅朵和月光的孩子。无论梅朵去哪儿,月光都会相伴左右,为梅朵指引方向,帮助梅朵办孤儿学校,替梅朵分担重任。月光和梅朵的爱不知从何时起,却是那样纯洁感人,他们仿佛一起生活了好久的夫妻,彼此包容,彼此体谅。

另外一个故事发生在孤儿苏拉身上,她来到梅朵的学校后,一直不肯打开心扉,每天都在念经。她听喇嘛说,如果念上三万八千遍经,就能与失散的姐姐阿芷相遇。梅朵发誓要找到苏拉的姐姐,后来在一个茶楼里找到了阿芷(流落到茶楼,实际上成了陪人喝茶的妓女)。阿芷听说妹妹还活着,激动的哭了,但是第二天一早,阿芷不辞而别。五年后,梅朵才知道,阿芷在玛尼神墙转墙时饿死了。寺庙的活佛告诉她,要洗清身上的罪孽,必须围绕玛尼神墙绕三年。阿芷希望自己能干干净净的去麦麦草原与妹妹团聚,她不能玷污自己的妹妹。可是阿芷连一年都没有转完。那年冬天,转墙的人越来越少,阿芷没有了食物来源,饿死在玛尼神墙下了。

我们关心的是我们自己的期待和梦想,我们更愿意满足的是我们对未知世界的新奇神往,而不是关注蓝天下、高原上、雪峰间,那里的人们过着怎样的生活,我们更不会选择去那里生活和工作。

命运之神向梅朵和月光开了个巨大的玩笑。梅朵在草原的五年生活中身体越来越糟糕,不得不下到平原接受治疗,二人约定等到青稞成熟的时候相遇在草原,可梅朵却在内地出了车祸,昏迷了半年之久,半年的时间仿佛一切都变了。半年的光阴只留下了一个虔诚祈福的僧人和一个饱经病痛折磨的女子的无言以对。梅朵和月光再也回不到原点,回不到梅朵离开的样子。

还有所画的故事,寻找阿芷的路上,梅朵偶然遇到了所画,一个十九岁的大男孩,然而所画也是一个孤儿。这样的年龄是没有办法走进梅朵的课堂的,于是梅朵推荐所画跟着耿秋画师为寺庙画画,所画也很有画画的天赋。一年多后,草原来了一位主持法事的大师,据说他带来一把神赐宝刀,可以切除人体的病变器官,不见伤口,不断筋骨,所以有很多牧民慕名而来。所画也希望大师能除掉他手臂上丑陋的瘤子。然而一刀下去,所画的右手再也无法举起画笔,他的梦想刚刚燃起就被无情的扑灭。绝望的所画最后进入寺庙,当了一名僧人。

有了觉迟,有了《酥油》,我们了解到一个更为真实和本色的原始藏区。那里的人文,那里的宗教,那里的世世代代活在雪峰深处,远离现代文明的藏族同胞。他们对宗教的笃信,他们生活中的欢乐与悲伤,他们天性里的纯朴良善,这些被高原雪峰遮蔽,远离现代文明,令我们无比惊诧。

绚丽的藏区风景,梅朵和月光纯洁感人的恋情,二十五个孤儿的梦想与希望都汇聚在《酥油》中,这是部触及灵魂的大爱作品。觉迟依然想回到那片草原,她也许最终不能变成一个真正的藏家女子,一个月光希望她成为的酥油女子,但那片草原上有她深爱的孩子们。

再来说说月光吧,在麦麦草原上,梅朵和月光彼此相爱了。为了那些孤儿,梅朵耗尽心血。为了月光,梅朵努力把自己变成真正的酥油女人,她决定留在草原,嫁给月光。如果事情就这样发展下去,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结局。然而现实与梅朵的理想背道而驰,梅朵的身体支撑不住了,胃病、贫血、吐血。月光相信寺庙可以救梅朵,可是寺庙救不了。寺庙也救不了孩子们。梅朵的梦想是教会孩子基础知识,然后送他们去县城读书。可最后发现,多农喇嘛只是想这些孩子有些文化,然后再到寺庙当识字的僧人。梅朵觉得自己的梦想坍塌了。

一个内地城市长大的女子,在梦想和爱心的支撑下,自愿去了美丽辽阔却自然灾害频发的草原。觉迟说:“感谢草原,感谢草原上那些把我当成亲人的牧民。和他们在一起,我几乎觉得和他们流着一样的血。”为了自己的梦想也罢,被纯朴的藏民和孩子感动也罢,她坚持了下来,在那里生活和工作了差不多五年的时间,得到藏民的认可和喜爱,也让麦麦草原的孤儿有学可上、有书可读,有了生存的寄居之所,享受到生命的温暖和精神的依托。

一个女子——汉女子梅朵

   由于文化的不同,信仰的差异。梅朵对宗教的质疑令月光愤怒,月光也无法支撑梅朵的梦想。梅朵终于彻底病倒了,回到汉地治病。这期间,梅朵一直在坚持工作,赚钱,她没有放弃那些孩子们,没有忘记对月光的诺言,她希望从返麦麦草原。就在梅朵离开不久,麦麦草原发生了罕见的泥石流,大量村民死在了这场灾难中,月光的阿爸阿妈也永远的离开了。这场灾难过后不久,梅朵发生了车祸,昏迷了六个多月,电话关机了。曾经梅朵和月光约定,只要她活着,手机一定不会关机。然而就是这个约定,让月光以为梅朵已经病死。伤心的月光出家了,立志修行成为一位喇嘛,一生一世为病死的梅朵和在泥石流中遇难的家人念经。

有梦想就会有奇迹,我们凭借觉迟的经历和文笔领略到麦麦草原的自然风光,泥石流的恐怖,雪峰的壮美,原始藏区的文化与传承。

一个男子——康巴汉子月光

等梅朵再次回到草原时,已经物是人非。她终于再次见到月光,曾经那个日夜陪伴她的欢乐的青年,如今已经剃下长发,手持经书,口念经语。宽厚的绛红僧袍裹着月光高大的身躯。

也许,文明的进程过于缓慢,但是致力于推进这一进程的人们,拥有大爱甚至牺牲自我来实现梦想,照亮更多人前进道路的人,注定令人尊敬和感动。

几十个孤儿

“月光,我来看你了。月光,就这么轻易,你就这么轻易放弃了吗?”

感谢觉迟,感谢《酥油》,让我们或平淡或浮躁的人生多了一道异域的立体人文风景,向本能拒绝苦难、物欲膨胀也心怀悲悯的我们吹来了一阵清凉的风。

整整五年的日日夜夜

“可是我为你超度的经语念过一天又一天……前话无须再叙,现在我已经遁入空门!”

读罢《酥油》,再次聆听韩红的《天路》,心里就有了不一样的感觉。让我们每个人心中都修一条通向幸福的天路,将幸福和爱传递;让我们每个人心中都点燃一盏爱的酥油灯,照亮和温暖自己和别人的旅程。

五年的光阴,命运将她打造成一个如酥油般的女子,坚毅、勇敢、博爱、无悔。

“可是月光……你带我去那样的天堂,你让我如此拼搏,你却丢下我一人……”

“你不是一个人。抬头望天,你看神灵就在你头顶上方,你看到了吗?”

“月光,来,你来瞧我带回来的钱……我们可以修通雪山下那条路了,可以在那个峡谷里盖一栋大大的木屋……”

“那还不如盖一座寺庙。”

纵然这一切都只是一个误会,回不去的,终究是回不去。正如安如意所说:“放弃你只是一刹那,忘记你却将耗尽我余生的光阴。”

《酥油》讲述的一个又一个故事里,充斥着感动与悲伤。梅朵与月光的爱情只是爱的一部分,是《酥油》里的一段小插曲。这是一部大爱之书,但在信仰面前,又显得无力。这是一部真实的书,没有经历过的人是写不出来的。觉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还能否支撑,所以她希望通过这本书找到下一个点亮酥油灯的人。

本文由永利棋牌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荐书:《酥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