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拨开迷雾看世界:西方“契约论”的本质

看了润涛阎 “ 中国人对日本的仇恨会如何化解?”, 受到启发, 就想写几句。 润先生文章里的观点有些似是而非,不敢苟同。 但有一段话对我很有启发:

近日有媒体采访一位曾在华留学的德国人雷克,其言论在网络上引发广泛争议。雷克说:他不理解中国的微博情绪,自己在微博上好像说什么都会被骂。他还称观察到一个现象:“微博的删帖,大部分是有人举报。我觉得大家是在相互审查,我很难理解这种现象。如果是有恐怖分子,我们可以举报。但是如果有不同观点,就相互举报,这样的做法非常糟糕,其后果是,每个人都会习惯性地自己审查自己。然后,该说的话也不敢说了,好像到处都是警察。”

西方“契约论”的本质

[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时机一到,绝对要报。”“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侠之道也!”这是中国人骨子里信奉的律条,几千年从未改变过。任何宪法与法律,对中国传统文化熏陶出来的中国人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真正有意义的是人民骨子里信奉的律条。为父报仇便是孝。为何中国极难成为法治国家?就是因为中国人不相信由人来执行法律会公正,而真正的公正靠天理。 ]

雷克觉得,微博上相互扣帽子,相互谩骂。很多中国人似乎并不讲道理,也不听人讲道理。但是如果你要说中国人不讲道理,可古代既有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现代又有八荣八耻,怎么会不讲道理呢?

从战略上看,中国“天下为公”的政治理念远比西方的“契约论”先进。而从战术上看,西方的法律、制衡制度等方面,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很多东西可以为我所用。而很多好的制度还没有采用,是因为有利益集团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抵制。比如,财产公开制度。所以反腐才是长治久安的关键因素。而中国的堕落,不是因为女人的堕落,而是从精英的堕落开始的。社会风气不正,就是从党风不正开始的。关键的问题,在于政权掌握在谁手里。中国的中央集权政府的最高目标,是要超越利益集团,为最广大的人民服务。这就是中国最大的机遇和挑战。

很多人认为, 中国的许多问题, 都可以归结为法制不健全, 有法不依。 总而言之, 中国不是一个法制的社会。是俗话说的, 和尚打伞, 无法无天。 事实是, 中国自秦朝统一以来, 历朝历代都是有法的。什么欺君罪,谋反罪, 动不动就要灭九族的。秦国正是靠了商鞅变法, 国力大增,才得以统一了中国的。 49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 也是颁布了一条又一条法律。 什么刑法,民事法, 婚姻法等等。 改革开放以来,新制定的法律数目那更是和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有得一比。只是普通百姓不太了解, 也不太关心而已。 单从这一点上, 说中国不是一个法制社会是与事实不符的。

一,中国人的不讲逻辑

中国人不讲道理,大概是我们从小在学校就开始培养的。举个例子,上学时我们经常听:一个巴掌拍不响。凡是学生动手打架,老师一般会这样认定:一个好的也没有。道理是:好人怎会打架呢?这种逻辑无疑是荒唐的,但是中国人害怕麻烦,不愿意调查研究明辨是非,于是不分青红皂白各打五十大板,表面看起来似乎很公正,其实却是混淆是非,是在为不公平保驾护航。但这种逻辑在当下中国却大有市场,大行其道!

说到中国人的逻辑思维能力,黑格尔说,逻辑在中国就玩不转了。不要说学生和老师,就算是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有时也让人感觉既缺乏常识,譬如有人问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国家是根据哪条法律禁止外国记者到敏感地区采访。我们的新闻发言人却说出“别拿法律当挡箭牌”这样的昏话。如此解答记者提问,除了说明其法律意识“单薄”外,确实说明我们还不会讲道理。我们有时候把权力当成道理了。

除此之外,中国式还有一种“辩证”式的逻辑,网络上经常出现一些五毛们,一看到有人赞扬美国,或者有人赞成移民到国外,就喊出了他们自认为最有说服力的论证“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再比如说,专制社会固然是不好的,但是民主社会也不见得都好。既然都有优点都有缺点,那么就没有好坏之分了。这种思维在中国很普遍,但其实是不分轻重不分主次的搅混水。这种人的嘴上经常挂着: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因而什么都无所谓。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都有点数不过来。

不讲逻辑让公共领域的争论,多自立场开始,以人身攻击结束,最后演变成双方的“对骂”。所以去年初的方韩之争,人们大多因为支持而支持,因为反对而反对。当讲理讲不过,打又不敢打的时候,对不同观点的批驳最后往往会演变成政治上、道德上的攻击,以及人身的辱骂。一切似乎永远无真相无关。

“契约论”,是西方法制的基础理论,有着深厚的历史和宗教起源。

那为什么很多人还有这样的看法呢?而且这种看法或多或少来自于自己的切身感受。

二,有理讲不清

中国人不讲道理,有时还因为无法讲理。曾经还有一句经典的台词:某某就是好就是好。某某好在哪里不说,但是,反复地强调就是好,于是就好了,这是多么不讲道理的事情。在中国,知识却被当成了障眼法,当成胡说八道的迷彩服。所以,那些占据话语权制高点的专家,竞相发表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雷语。什么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贫富差距越大越能刺激经济发展。什么腐败对经济发展有好处。什么中国通货膨胀主要是输入式的,都是美元贬值的错。

很多人还动不动就骂人家是汉奸、卖国贼,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从深层次的心理来看,这种人是希望借助政治力量帮助自己获得论辩的胜利,足以称得上是卑鄙。而心理上来看,骂人无疑是一种精神胜利法。骂别人是傻B、白痴,似乎自己就成了先知与天才,精神上便感到了快乐。在语言上搞了别人的妈,那别人就成了他的儿子,他在精神上便胜利了。

更可悲的是,有些人本来讲不清道理,却反而因为这些糊涂话而在电视上大红大紫。例如,当年芮成钢竟然把骆家辉轻车简从坐经济舱到中国赴任,说成:提示美国人欠中国钱。凡是有点经济常识的人都知道,购买美债是一种投资行为,中国出口换取的大量外汇不能全部躺在银行里睡觉,总得有些投资渠道。如果你针对外汇购买美债不满,你应该向政府外汇管理局进行抗议,而不是向美国驻华大使进行嘲讽。毕竟,不能因为自己购买了国债,就摆出一副黄世仁的模样,对人连讽带刺,既显得没有修养,也显得没有常识。

《旧约》中的契约

首先, 一般人感受最多的恐怕就是有法不依。 每个人几乎能都能举出些例子来。其次, 中国的官权常常凌驾于法律之上。这大家都心知肚明, 无需赘言。

三,中国人心中只有权威,没有真理

中国人搞学问,首先问的不是真理,而是问的谁是权威,首先是政治权力的权威,其次是家庭之中亲情的权威,再其次是“文化”的权威。在中国,连法律也未必比权力更大,道理更无法与权力相提并论了。中国有句俗话,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于是,权力部门便为各种既不合法也不合理的事件,随便找些五花八门的让人看起来很好笑的借口。什么临时性强奸,什么躲猫猫等等,这些理由一看就破绽百出,但是我们权力部门竟然毫无顾忌,老实说,这绝不是误以为民智低下,而是知道,不管找到什么搪塞的理由,民众也只能无可奈何。

某些政府部门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你和他耍流氓,他和你讲法制;你和他讲法制,他和你讲政治……权力部门可以随便为各种既不合法也不合理的事件,随便找些五花八门的让人看起来很好笑的借口。好在这些总算是有个理由的,还有干脆连理由也不给的。之面曾有媒体报道,有交警拦车罚款,司机若问为什么,交警二话不说:加倍!再问,再加倍!甚至有访民和当地政法书记评理,政法书记说:我上嘴唇是天,下嘴唇是地,我就代表法律。你能有什么办法?

《旧约》中,摩西与God立下了契约,犹太人要奉耶和华为唯一的神,遵守约定God才会保佑它们,否则要受到惩罚。

我这里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也就是要回到润先生在他文章里说的那段话。 他说的“ 中国人骨子里信奉的律条”, 其实就是我们平时说的理。在中国人心里, 理是大家都应该遵循的。 是否遵循法律要看它是否符合理。符合就遵循, 不符合就当它是个屁。所谓天人合一, 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 人制定的法律要符合天理。那什么是理呢? 你可以举出很多例子, 比如杀人要偿命, 欠债要还钱等等。 但估计没有人能下一个完整的定义。概括的说, 理就是大多数人心中的一杆秤。合不合理, 大家心里有数。 文革的时候有句很响亮的口号“造反有理”。 为什么要说它是有理,而不是说它合法呢。 显然, 造反肯定是不合法的。但如果说它合理, 那合不合法就无所谓了。换句话说, 理大于法。 只要合理, 合不合法无所谓。 你要是不同意, 看看中国的历史。 项羽刘邦造反推翻了秦朝的统治,明朝的朱元璋造反,从一个叫花子变成了一个皇帝。 他们干的都是违法的事,却又都合乎天理。说他们合乎天理, 是因为秦朝和元朝的统治已经让很多人活不下去了,已经违背天理了。

四,中国人缺少反省的智慧

因为不会逻辑思维,我们便成了“什么都懂,什么都会,什么都敢信,什么都敢说”的民族。这种错误的逻辑曾把人类带入战争或苦难的深渊,特别是一个国家领袖不讲道的时候。比如,希特勒的讲话中,90% 都是论断,但讲理的过程不到10%!曾经的我们亦是如此: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社会主义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从来也没人告诉我,社会主义为什么好?为什么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再比如,当谈起中国的近代史的时候,我们总是说我们的屈辱是帝国主义造成的,他们总是欺负我们,他们太凶残、太贪婪了。每次战争失败,我们总是说人家武器太先进了,我们武器太落后了,而很少去反思自己的错误与缺憾。一旦有批评中国的言论,哪怕是自我批评,都会被认为是“唱衰中国”,会引起部分国人的强烈不满,甚至是谩骂。这不仅仅是政治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国人不善反省,更不喜欢反省,普通人也难以接受不好听的话。

讲理就必须站在客观的角度上,不能因为利益而改变道理。譬如说,我们不能因为爱国,就认为凡是替国家说话的,就是爱国。否则,即使你说的是事实,但是因为可能对国家声誉造成消极影响,就成了道德的败类。那样的话,雨果先生当年愤怒谴责英法联军对圆明园的洗劫行为,甚至痛骂自己的同胞是强盗,岂不成了民族的叛徒?道德就是要求人们说实话,如果因为实话损害了国家声誉,我们就说假话,我们还有资格和理由谴责日本人千方百计掩盖侵略的行为吗?

耶和华答应摩西将应许的土地,‘一块流奶与蜜之地’,赐给犹太人,并指引摩西逃离埃及,到了西奈。在此上帝和摩西立下契约,定下十诫。

中国的法律虽然已经很多, 但相比于美国的法律, 还真是小巫见大巫。 更何况中国法律主要是条文法,美国是案例法。美国的法律浩如烟海, 真可以说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生活中方方面面的事几乎都覆盖了。 但以一个中国人的眼光看,美国的法制看上去虽然健全, 但不一定合理。过去不光有歧视有色人种的各项法律。还有过一条专门针对华人的排华法案。这些法律从制定的那一天起就是违背天理的。 如果你以为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那你就太天真了。我们先看看举世闻名的辛普森案。 大家心理都明白,如果他是一个普通人,没有那么多钱雇一位那么有水平的律师,他肯定被判有罪入狱了。美国历史上很多黑社会头目, 因为能雇得起有水平的律师,或者能威胁或杀掉证人而逃脱惩罚。 警方明明知道他就是个坏蛋, 但法庭却没法定他有罪。另一方面, 很多人因为地位卑微, 没有钱,请不起有水平的律师, 被冤枉入狱。换句话说,有很多时候, 结果是以你是否有钱, 或有势力来决定的。 法律这时候变成了只是为有钱的人,有势力的人服务的工具。 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图片 1

美国的警察因感觉受到威胁而滥杀无辜的事例比比皆是。 一位华人晚上喝醉了酒, 在自己家门口发酒疯,手里还拿了根棍子乱舞。邻居报了警。警察来了,让他把棍子放下。 他不听,被开枪打死。当警察被问到醉汉只有一根棍子, 又没有枪,为什么一定要开枪把他打死? 答复是,因为他是个华人, 可能有工夫。在纽约, 有个黑人少年被警察误以为是他们要抓的人, 警察让他别动, 他不知道是因为没听懂, 还是误解了警察的意思, 伸手去掏口袋里的钱包,结果警察误以为他是要拿枪,开了几十枪把他打成了蜂窝煤。 拍过 [ 华氏 911 度 ] 电影的麦克摩尔为此特意在纽约拿着钱包问街上的警察, “你看不出钱包和手枪的区别吗?”。我们一般人理解, 警察是保护百姓的。而这些悲剧中,美国的警察首先想到的是保护自己。法律给了他们只要感觉受到了威胁, 就可以开枪的权力。 这合法。 但是合理吗?

除了十诫,还包括五祭、祭司团、清洁、严禁吃血、严禁乱伦兽交、三个节期、许愿供物之例、头生的人畜归于上帝、什一捐等。

再举几个大家都知道的例子:

犹太人在西奈山、旷野、摩押平原流浪了40年,不断违反戒律也不断受到耶和华的惩罚。后来约书亚接替摩西成了领袖,耶和华显示神迹帮以色列人攻下了耶利哥,通过屠杀、征服原住民占领了整个迦南。

陈果仁案。两个白人, 因为要发泄对日本人的仇恨, 误把华人陈果仁当作日本人给活活打死,最后他们却都无罪释放, 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一个法制健全的社会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呢?

但后来以色列君王藐视上帝,遭亚述灭亡,南部的犹大国也被尼布甲尼撒灭国,耶路撒冷毁灭,犹太人被掳到了巴比伦。

李文和案。 莫名其妙受到间谍罪的指控, 在监狱里手铐脚镣地被关了 9 个月。虽然最后无罪释放, 但因此受到的伤害已经造成。 天理何在?

总之,《旧约》的主题是信上帝得奖励,不信上帝则受惩罚、受难和被残杀。而契约论,是旧约的基石。

这两起案子走的都是正常的法律程序, 从法律的角度上说, 是合法的。 但大家心理明白,结果都是不合理的。 还有引起洛杉矶黑人暴动的洛德尼金案,也是典型的合法不合理。

旧约也是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共同基础。

还有另外一种在我看来很不合理的案例。比如新移民来的人, 由于不熟悉这里的法律, 因为打骂孩子,而失去了孩子的抚养权。更冤枉的,有的还只是因为误解。 电影 [ 刮痧 ] 反映的就是这种情况。我们小时候父母出于管教而打孩子的事是很稀松平常的。所谓棍棒下面出孝子。 我儿时的伙伴中,最极端的, 有被父母吊起来用皮带抽的。 前不久我们这些儿时的伙伴聚在一起的时候还拿这些事互相调侃,大家哈哈一笑,没有人记恨自己的父母。虽然这些做法, 用今天的眼光看值需要重新考量。但有一点大家是认可的,就是管教孩子是天赋与父母的权力, 即使打骂, 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因此而剥夺他们做父母的权力,那才是违背天理的。

问题在于,“契约论”带来公平和正义了吗?

如果大家还记得贺梅的抚养权案, 那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如果不是因为华人社团的帮助和支持,法庭差一点就剥夺了贺梅父母的抚养权。 对自己孩子的抚养权是老天赋予的, 不管他们人品如何,就算他们犯了罪,进了监狱, 也不应该剥夺他们做父母的权力。如果说要捍卫人权的话,这恐怕是最基本的人权了。

伴随着西方宗教而来的历史,无论是犹太教、基督教还是伊斯兰教,都是愚昧仇杀的历史。

让我们再回头看最近发生的北航教授韩德强打一个老头耳光的事件。有两种完全对立的观点。 一种是支持,说这老头该打。 另一种是反对。 说不管老头说了什么, 韩教授不该打人。 而且打人是违法的。 我想先说一件自己经历的事。和一位美国同事在一起聊天, 他说, 我们美国人是这样, 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 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力。那是在911事件刚发生不久。 我就问他。 如果现在有个人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举着拉灯的像, 说炸得好。 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他说, 很可能会被人打死。 我说, 你会去捍卫他的权力吗? 他无语。 如果说一个人, 在911 发生后在美国的大街上举着拉灯的像支持恐怖分子的行为是找死。那么, 韩德强事件中的老头, 在中国的土地上, 在举着毛泽东像的抗日游行队伍中辱骂共和国的领袖, 怀念汉奸汪精卫, 就是找抽。这是在情理之中的事。合不合法另论。

从旧约中记录的与异教徒连绵不断的仇杀,到罗马定基督教为国教后对犹太人的杀戮、与伊斯兰教的厮杀、十字军东征,到宗教改革后天主教与新教之间的相互仇杀和迫害达到了一个高潮。直到今天,犹太教、基督教、东正教、伊斯兰教之间的冲突,依然是战乱之源。

两个美国人有了矛盾不能化解的话, 最后就来一句, 我们法庭上见。 让法来决定谁对谁错。两个中国人有了矛盾不能化解的话,就说要找人评理。 这就是中国人和美国人的不同。 中国人遇到事,先要看看它是否合理。 一个社会没有法肯定是不行的,是要乱套的。 但我们同时也要看到法有它的两面性。它既可以是用来维护社会的基本秩序, 也可以成为统治集团欺压百姓的工具。最可怕的是法成了很多人的精神枷锁。对法的膜拜使他们不敢挑战法律, 忘了法是人定的, 法之上还有理。法律只有维护了社会的公平合理, 才能得到人们的尊敬和自觉的遵守。 不合理的法就应该被废弃。 如果法律不能维护社会的公平合理, 我们为什么还要去遵循它? 如果法律只是维护了一小部分人的利益,妄顾普通百姓的切身利益,让普通百姓有冤无处伸, 伸了也白伸,让百姓们活不下去了, 那就只有“造反有理”了。

看看今天的ISIS有多么疯狂和愚昧,历史上的宗教战争和残杀更加疯狂和愚昧。

“契约论”的本质

“契约论”也是现代西方法制的基础。

法学家认为“罗马法”最早概括且全面反映了契约自由的原则,并对后世西方的法律制度有着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英国商法体系就是以罗马法,特别是契约原则为基础的。美国法律继承了英国,“契约论”成为立法的基石。

关于美国宪法,有一个最着名的说法:

【老师:什么是宪法?学生:宪法就是政府和人民的契约,用来约束政府的。老师:五朵大红花!】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的高大上?

然而,“契约”是个什么东西呢?其实很简单,契约就是大家谈条件,讨价还价,最后形成约定。

“契约”达成的是什么样的条款呢?是平等、自愿、自由的吗?

显然不是。你翻开历史看看,契约的条款,是根据各方的实力决定的。也就是说,谁实力强,谁就能为自己拿到最有利的条件。

就是说,“契约论”就是丛林法则,谁强谁说了算。

“契约论”,代表了公平和正义吗?

“契约论”是丛林法则,大家以实力为后盾谈条件,至于谈判的结果是不是代表了公平、正义,那只有天晓得。

犹太人抢夺异教徒的土地,夺地杀人不但名正言顺,而且荣耀无比,因为它们和耶和华有“契约”,这是耶和华给他的子民的应许之地。

在黑暗的中世纪,愚昧的宗教占统治地位,对活人残杀、肢解、石刑、火刑......这些针对异教徒和叛教者的刑罚,很正义,因为他们违反了和耶和华的“契约”,必须严惩。

图片 2

沙特杀记者不奇怪,活体肢解是常事

葡萄牙人、西班牙人,理直气壮的到世界各地抢夺殖民地,因为那是异教徒的土地,耶和华和它的子民有“契约”,国王给他们的委任状有“契约”,这是它们的“合法权力”。

哥伦布不仅把很多美洲土着卖为奴隶,还和他们订立过“契约”:交金子,或者剁手,你们可以二选一。

英国人拿着英国国王发的“委任状”,跑到美洲杀人夺地,理直气壮,因为它们和英国国王有“契约”,这是英国国王给他们的合法权力。

英国人开着军舰跑到中国,和满清政府签下“契约”:必须接受我们的鸦片,“公平”做生意。

你翻开欧洲的历史,那就是真正的动物世界、丛林法则的历史。欧洲人订立了无数个“契约”,每一个霸主无不以武力为后盾强迫弱者割地赔款;而弱者强大之后就挑战原来的强盗把戏重演一遍。

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这帮家伙重新划分势力范围。而一战赢家强加给战败国的“契约”最后打造出了希特勒这样的恶魔。

美国人以实力为后盾主导了二战之后的世界次序和规则,从各种“契约”中获利丰厚:1980年代吃了收割日本的红利,1991年享受了苏联解体的红利,到1997年末东南亚危机的红利,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然而并没有让美国摆脱危机。

如今美国又开始“美国优先”,再次以正在衰落的实力为后盾,要重新制定“契约”。

而特朗普在沙特记者被杀案上面的表现,把美国的底裤脱得一干二净。

图片 3

为什么西方会信奉丛林法则的“契约论”呢?原因在这里,拨开谜雾看世界:文明背后的经济基础

中国的法制和西方的法制有何不同【“契约论”就是丛林法则,大家以实力为后盾谈条件,至于谈判的结果是不是代表了公平、正义,那只有天晓得。】

也正因为如此,西方法律强调“程序正义”。“程序正义”不是为了保证“实质主义”,而是恰恰相反,可以让有钱人合法钻空子逃避惩罚。

相比西方的“契约论”,中国的法律自古以道德为基础。

当世界其他地方长期处于奴隶制、宗教迷信统治的状态下时,中国早就发展出了“天下为公”的理念。

政治这个词,和Politics不是一回事。政治的“政”这个字,就是走正道的意思。走正道的“政治”,和经世济民的“经济”,中国的词汇都具有道德含义。

先秦典籍《礼记》中说的很清楚: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

中国自古就是法制国家。

秦国,不就是以法律严苛着名的吗?听说过狄仁杰断案吗?知道法医鼻祖宋代宋慈的《洗冤集录》吗?听说过明朝几乎每家一本的法律集《大诰》吗?

中国的法制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对死刑制度的态度也非常严谨。从汉代的“录囚制度”发展到明朝的“秋审”“朝审”制度,隋唐的死刑“三复奏”“五复奏”制度,死刑的核准权一直是收归中央的。

中国古代长期实行的三条死刑原则:“秋冬行刑”,体现了对天道规律的尊重;“留存养亲”,体现了对社会人伦的维护;“慎刑慎杀”,体现了对生命的尊重。

同时期的欧洲,流行的是愚昧的宗教审判所和烧死女巫、异教徒的火刑、石刑等酷刑。

中国人历来,是以道德为基础来制定法律;而西方人,是以“契约论”为基础来制定法律。

中国人的概念里,国是家的延伸,国君是家长的延伸,国君、政府是为老百姓服务的,对百姓承担无限责任。皇帝掌权的道德基础就是替天行道,有道才能当君王,无道昏君人人可诛。

用现代的话讲,自古以来,中国的政府就是要“为人民服务”,否则老百姓“造反有理”。

而西方从来没有这样的概念。西方的君王都是从自身利益出发行事。而教皇则和国王互相勾结,用愚昧的宗教统治、压迫百姓。

被吹上天的《大宪章》,不过是国王和贵族之间的博弈,通过互相残杀争斗最后达成的一份“契约”,来分配国王和贵族之间的利益而已,和公平、正义没有什么关系。

从美国宪法的起源看,宪法是富人和政府之间的“契约”,人民是被排除在外的。

美国宪法是富人制定的,首要目的是通过制度世世代代保护富人的财产安全,防止底层穷人团结起来侵犯自己的利益,因此从一开始选举和被选举权设定了资产门槛。

总统不能世袭,而财富可以世袭,从而间接保证了富人的权力世世代代继承下去。

美国的制度本质是精英统治,要把底层平民排除在外,避免底层民众联合起来瓜分他们的财产。

三权分立的制衡是精英内部的制衡,所以总的来说是精英们内部博弈然后联合起来统治美国分蛋糕。底层民众属于被统治者、被剥削者,投票权只是在统治阶级给出的选项中选一个而已。

当然,经过两百年的斗争底层人民也获得了一部分权利,但没有改变本质。看看美国的财富继续向少数富人集中就明白了。

因此,有些中国人认为是常识的东西,在西方完全不是这样的:

【中国的警察有保护市民的义务,必要时甚至让自己冒生命危险;而美国警察和市民是“契约”关系,没有保护市民的义务。中国的军队有抗灾抢险,保护老百姓的义务;而美国的军队和老百姓是“契约”关系,没有这样的义务。】

在中国人看来,人民警察保护人民,这是天经地义、习以为常的事。中国的警察不仅有保护群众的义务,还经常被要求打不好还手、骂不还口。

而美国警察没有这样的义务。1981年美国哥伦比亚上诉法庭明确判决:警察没有保护公众个人的义务。

【1981年沃伦诉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案(Warren v. District of Columbia),"the duty to provide public services is owed to the public at large, and, absent a special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olice and an individual, no specific legal duty exists". 提供公共服务的责任一般应由公众自负,而且,警察和公民个体之间没有特别关系,不存在特定的法律义务。】

与之相反的是,美国警察枪杀市民,则有豁免权。

美国警察只要主观上觉得自己受到了生命威胁,可以没有任何实际理由枪杀他人,并对此免责。所以我们看到很多白人警察枪杀黑人,即便对方毫无威胁,最后都判无罪。

图片 4

为了防止他人自杀,也可以先杀了他/她。

图片 5

警察为阻止Kristen Ambury在家中自杀将她击毙

从战略上看,中国“天下为公”的政治理念远比西方的“契约论”先进。

而从战术上看,西方的法律、制衡制度等方面,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很多东西可以为我所用。

而很多好的制度还没有采用,是因为有利益集团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抵制。比如,财产公开制度。所以反腐才是长治久安的关键因素。

而中国的堕落,不是因为女人的堕落,而是从精英的堕落开始的。社会风气不正,就是从党风不正开始的。

关键的问题,在于政权掌握在谁手里。中国的中央集权政府的最高目标,是要超越利益集团,为最广大的人民服务。这就是中国最大的机遇和挑战。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拨开迷雾看世界”。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

本文由永利棋牌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拨开迷雾看世界:西方“契约论”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