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独醉园梅数年无花今岁特盛中觞有索赋梅词者为

孤儿泪眼空流血,一夜不知浑白发。宝灯轮毕新记成,梦断疏钟吼残月。白云隐隐入青冥,生死悠悠两长诀。人閒天上父子情,遗愤有身终尽雪。——宋代·耶律铸《哭尊大人领省》

红玉楼当在玉京,千层阁合在层城。延留应欲腾光价,待合琼花作伴行。——宋代·耶律铸《取维扬红玉楼子于层阁芍药种迟而未至》

世外佳人幼妇辞,爱春移入背阴枝。鼙婆进奏玉莲锁,云子劝延金屈卮。世事尽他无究论,醉怀原自有开时。由来萼绿花心在,拟倩梅仙遣所思。——宋代·耶律铸《独醉园梅数年无花今岁特盛中觞有索赋梅词者为赋》

哭尊大人领省

宋代:耶律铸

耶律铸(1221—1285年),字成仲, 元初大臣。耶律楚材子,其母为汉人苏氏。1244年耶律楚材死后,他任中书省事,上疏历代德政合于时宜者八十一章。1258年,随蒙哥伐蜀。次年蒙哥死于军中,他护送蒙哥灵柩到和林,时遇汗位争夺战,选择站在忽必烈一边。1261年为中书省左丞相。1264年奏定法令三十七章。后去山东任职,应诏监修国史,并多次出任中书左丞相。1283年因罪免职。著有《双溪醉隐集》。

耶律铸

云浮翠辇届阳平,真似骖鸾到上清。风起半厓闻虎啸,雨来当面见龙行。晚寻水涧听松韵,夜上星坛看月明。长恐前身居此境,玉皇教向锦城生。——宋代·徐氏《题彭州阳平化》

题彭州阳平化

丹景山头宿梵宫,玉轮金辂驻虚空。军持无水注寒碧,兰若有花开晚红。武士尽排青嶂下,内人皆在讲筵中。我家帝子传王业,积善终期四海同。——宋代·徐氏《和题丹景山至德寺》

和题丹景山至德寺

圣灯千万炬,旋向碧空生。细雨湿不暗,好风吹更明。磬敲金地响,僧唱梵天声。若说无心法,此光如有情。——宋代·徐氏《三学山夜看圣灯》

三学山夜看圣灯

宋代:徐氏

圣灯千万炬,旋向碧空生。细雨湿不暗,好风吹更明。磬敲金地响,僧唱梵天声。若说无心法,此光如有情。1

取维扬红玉楼子于层阁芍药种迟而未至

宋代:耶律铸

耶律铸(1221—1285年),字成仲, 元初大臣。耶律楚材子,其母为汉人苏氏。1244年耶律楚材死后,他任中书省事,上疏历代德政合于时宜者八十一章。1258年,随蒙哥伐蜀。次年蒙哥死于军中,他护送蒙哥灵柩到和林,时遇汗位争夺战,选择站在忽必烈一边。1261年为中书省左丞相。1264年奏定法令三十七章。后去山东任职,应诏监修国史,并多次出任中书左丞相。1283年因罪免职。著有《双溪醉隐集》。

耶律铸

丹景山头宿梵宫,玉轮金辂驻虚空。军持无水注寒碧,兰若有花开晚红。武士尽排青嶂下,内人皆在讲筵中。我家帝子传王业,积善终期四海同。——宋代·徐氏《和题丹景山至德寺》

和题丹景山至德寺

翠驿红亭近玉京,梦魂犹是在青城。比来出看江山景,却被江山看出行。——宋代·徐氏《题天回驿》

题天回驿

圣灯千万炬,旋向碧空生。细雨湿不暗,好风吹更明。磬敲金地响,僧唱梵天声。若说无心法,此光如有情。——宋代·徐氏《三学山夜看圣灯》

三学山夜看圣灯

宋代:徐氏

圣灯千万炬,旋向碧空生。细雨湿不暗,好风吹更明。磬敲金地响,僧唱梵天声。若说无心法,此光如有情。1

独醉园梅数年无花今岁特盛中觞有索赋梅词者为赋

宋代:耶律铸

耶律铸(1221—1285年),字成仲, 元初大臣。耶律楚材子,其母为汉人苏氏。1244年耶律楚材死后,他任中书省事,上疏历代德政合于时宜者八十一章。1258年,随蒙哥伐蜀。次年蒙哥死于军中,他护送蒙哥灵柩到和林,时遇汗位争夺战,选择站在忽必烈一边。1261年为中书省左丞相。1264年奏定法令三十七章。后去山东任职,应诏监修国史,并多次出任中书左丞相。1283年因罪免职。著有《双溪醉隐集》。

耶律铸

丹景山头宿梵宫,玉轮金辂驻虚空。军持无水注寒碧,兰若有花开晚红。武士尽排青嶂下,内人皆在讲筵中。我家帝子传王业,积善终期四海同。——宋代·徐氏《和题丹景山至德寺》

和题丹景山至德寺

周游灵境散幽情,千里江山暂得行。所恨风光看未足,却驱金翠入龟城。——宋代·徐氏《题天回驿》

题天回驿

圣灯千万炬,旋向碧空生。细雨湿不暗,好风吹更明。磬敲金地响,僧唱梵天声。若说无心法,此光如有情。——宋代·徐氏《三学山夜看圣灯》

三学山夜看圣灯

宋代:徐氏

圣灯千万炬,旋向碧空生。细雨湿不暗,好风吹更明。磬敲金地响,僧唱梵天声。若说无心法,此光如有情。1

本文由永利棋牌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独醉园梅数年无花今岁特盛中觞有索赋梅词者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