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苍蝇和蚂蚁

苍蝇和蚂蚁在争辩谁更有价值。“啊,神,这应不应该?有自尊心竟糊涂到这种境地,”苍蝇说道,“一只卑贱的爬虫,还要与我苍蝇相比。我进出王宫、参加宴会是常事,杀牛祭祖,我总尝在人先。而你这个瘦弱可怜的家伙当时在哪里呢?你随便拖点什么面包渣之类的东西回家就能对付着吃上三天。再者,小乖乖,请你告诉我,你在皇帝、国王或者美人的头上停留过吗?我可使皮肤白皙的美女更加洁白,例如一个男人倾倒的女子,她做美容术的最后化妆,就是贴上一点蝇痣,使脸庞更加美丽迷人。所以你不用唠叨你的粮仓如何如何来烦我。” “你到底是有完没完?”这位善于治家的蚂蚁反驳道,“不错,你进出王宫,但大家都在骂你。你以为你抢先偷尝献给神的祭品就是有面子?你这是玷污供品,传播病菌。你停在国王或驴子头上,这是事实,但我更清楚那莫名其妙地被打死,就是对你这种令人厌恶行为的惩罚。你还说一种装饰可以给人增添美感,这也是事实。你我皆为黑色,管那叫蝇痣也是可以的,但这能算一个值得标榜的话题吗?对你别再夸夸其谈了,赶紧把这自命不凡的习气改掉吧!当冬天到来之际,你就不会再有市场,你会挨饿、受冻、衰亡。而我呢,将安心地享受我的劳动果实,不用奔波,不遭风雨,无忧无虑幸福生活。我今天脚踏实地的劳作就是为了使我今后的日子幸福。要认清什么是光荣,什么是虚荣。得,我浪费了不少时光,该干活了。要知道,我的粮仓和厨房,空话是不能装满它的。”

核心提示:寓言故事网拉封丹寓言苍蝇和蚂蚁的故事。

苍蝇和蚂蚁争论谁更有价值。“啊,朱比特,”苍蝇说,“这该不该呢?有了自尊心,就糊涂到这样可怕的地步,一只低贱的爬行动物,竟敢自以为能和空中姑娘匹敌。我常进出皇宫,我参加宴会,要是有人杀牛祭供,我总比你尝在先。那时候这瘦弱可怜的家伙怎么样呢?她随便拖点什么回家去就够吃三天。再说,我的小宝贝,请告诉我,你有没有在皇帝、国王或者美人的头上停留过?我使天生白净的面色更加洁白,一个想征服男性的女子,她美容术的最后一着,就是借助蝇痣来衬托她的美丽。所以用不着再用你的谷仓来使我听得脑袋都发胀。”“你说话到底有完没有?”那位善于理家的主妇反驳说,“是的,你常进出皇宫,不过大家都骂你。至于你第一个先尝那献在神前的祭品,你以为这算是有面子?你到处乱飞,所到之处一切都被你玷污,你停在国王和驴子的头上,这点我并不想否认,不过我知道那种暴卒也往往是对这一令人讨厌行为的惩罚。你说,某种装饰可以增添美色,这我承认。你和我都是黑的,管它叫蝇痣我也同意,不过难道这也是一个值得吹嘘的话题?人们不也把苍蝇叫做寄生虫?所以别净说空话了,赶快收起这种高人一等的思想吧!宫廷之蝇已被驱散,密探也被吊死,而你也会饿死,冻死,衰弱和折磨而死。当腓比斯君面临另一半球时,那时我将享受我的劳动之果,我不再到处奔波,不再受风雨之欺,我将无忧无虑地生活。我今天的操劳将免除我日后的焦虑。现在我要开导你的也正是这一点:什么是真的光荣,什么是假的。再见吧,我已浪费不少时间,我得干活了,不论是我的碗橱或者我的仓库,都无法用夸夸其谈来装满的。”


苍蝇和蚂蚁在争辩谁更有价值。啊,神,这应不应该?有自尊心竟糊涂到这种境地,苍蝇说道,一只卑贱的爬虫,还要与我苍蝇相比。我进出王 宫、参加宴会是常事,杀牛祭祖,我总尝在人先。而你这个瘦弱可怜的家伙当时在哪里呢?你随便拖点什么面包渣之类的东西回家就能对付着吃上三天。再者,小乖 乖,请你告诉我,你在皇帝、国王或者美人的头上停留过吗?我可使皮肤白皙的美女更加洁白,例如一个男人倾倒的女子,她做美容术的最后化妆,就是贴上一点蝇 痣,使脸庞更加美丽迷人。所以你不用唠叨你的粮仓如何如何来烦我。

你到底是有完没完?这位善于治家的蚂蚁反驳道,不错,你进出王宫,但大家都在骂你。你以为你抢先偷尝献给神的祭品就是有面子?你这是玷污 供品,传播病菌。你停在国王或驴子头上,这是事实,但我更清楚那莫名其妙地被打死,就是对你这种令人厌恶行为的惩罚。你还说一种装饰可以给人增添美感,这 也是事实。你我皆为黑色,管那叫蝇痣也是可以的,但这能算一个值得标榜的话题吗?对你别再夸夸其谈了,赶紧把这自命不凡的习气改掉吧!当冬天到来之际,你 就不会再有市场,你会挨饿、受冻、衰亡。而我呢,将安心地享受我的劳动果实,不用奔波,不遭风雨,无忧无虑幸福生活。我今天脚踏实地的劳作就是为了使我今 后的日子幸福。要认清什么是光荣,什么是虚荣。得,我浪费了不少时光,该干活了。要知道,我的粮仓和厨房,空话是不能装满它的。


【寓言故事网做人做事基本礼仪】坐椅子不要翘起来

本文由永利棋牌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苍蝇和蚂蚁

相关阅读